全国统一咨询热线: 0791- 88698385 证书查询 | 赣州教学点  联盟高校重庆大学EDP
江财新闻 返回上一页

「资治通鉴」鉴于往事,资于治道——记全国高校联盟《资治通鉴与现代管理启示高级研修课程》南昌站

发布时间:【2018-11-20】

11月17日至18日,为期两天的全国高校联盟《资治通鉴与现代管理启示高级研修课程》南昌站正式启航!

今天我们学习《资治通鉴》,不是简单地重温历史,而是站在高于经济的政治和社会层面,总结企业管理和经营的成败得失,通过洞察人性,以古鉴今,探索企业可持续发展以及企业传承的路径,在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时代背景下,做“执正统,行大道”的中华文明传承者。

授课师资

姜鹏——上海复旦大学历史系副教授,历史学博士,著名史学家朱维铮先生最年轻的爱徒,主要研究中国思想文化史、中国传统史学、《资治通鉴》等。百家讲坛主讲《帝王教科书:姜鹏品读资治通鉴》《汉武帝的三张面孔》《三国前史:一个傀儡的力量》,视角独特,获得广泛的社会影响。

精彩观点

霍光犯下的最大的错误是什么?就是太过相信自己,觉得除了自己别人都做不好。以自己成功的经验去衡量别人,是非常错误的态度。其实现在我们有很多人都有这种错误的观念,看年轻人一代不如一代,其实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、自己的路径,他们试图摆脱旧势力的控制,90后、00后是非常有希望的一代,个人主义恰是瓦解个人专制的利器。

▲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

课程回顾(节选)

以昌邑王(海昏侯)为前鉴,汉宣帝如何利用时间一步步清除霍氏家族?

背景:

l春,正月,癸亥,恭哀许皇后崩。

l春,三月,乙卯,立霍光女为皇后。

l春,三月,庚午,光薨。上思报大将军德,乃封光兄孙山为乐平侯,使以奉车都尉领尚书事。

l帝兴于闾阎,知民事之艰难。霍光既薨,始亲政事,厉精为治,五日一听事。

l夏,四月,戊申,立子奭为皇太子,以丙吉为太傅,太中大夫疏广为少傅。

l六月,壬辰,以魏相为丞相。

l霍氏骄侈纵横,太夫人显,广治第室,作乘舆辇,加画,绣絪冯,黄金涂;韦絮荐轮,侍婢以五采丝挽显游戏第中;与监奴冯子都乱。而禹、山亦并缮治第宅,走马驰逐平乐馆。云当朝请,数称病私出,多从宾客,张围猎黄山苑中,使仓头奴上朝谒,莫敢谴者。显及诸女昼夜出入长信宫殿中,亡期度。

文:帝自在民间,闻知霍氏尊盛日久,内不能善。

汉宣帝刘询在民间时,就已听闻霍氏家族尊盛日久,内心是不高兴的。

可以知道汉宣帝内心早已对霍氏家族不满,那么汉宣帝为清除霍氏家族做了哪些措施呢?

▲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

一、提拔魏相

文:既躬亲朝政,御史大夫魏相给事中。显谓禹、云、山:“女曹不务奉大将军馀业,今大夫给事中,他人壹间女,能复自救邪!”后两家奴争道,霍氏奴入御史府,欲躢大夫门;御史为叩头谢,乃去。人以谓霍氏,显等始知忧。

为什么要提拔魏相这个人呢?这其中有个小故事,霍、魏两家奴争道,可是霍氏骄奢纵横,上行下效,霍氏家奴竟径直闯入御史府邸想要躢(踢踹)大门,魏相作为一个御史,亲自叩头向霍氏家奴道歉,家奴们这才离开。魏相的行为释放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,在中国古代尊卑等级制度森严,魏相如此能屈能伸,他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呢?

二、釜底抽薪

文:会魏大夫为丞相,数燕(宴)见言事。平恩侯与侍中金安上等径出入省中。时霍山自若领尚书,上令吏民得奏封事,不关尚书,群臣进见独往来,于是霍氏甚恶之。

霍氏家族掌控朝政主要是利用尚书省,而汉宣帝用自己的勤政,不依靠尚书省,直接架空尚书省。

三、静待时机,明升暗降,把控兵权

文:于是上始闻之而未察,乃徒光女婿度辽将军未央卫尉平陵侯范明友为光禄勋,次婿诸吏中郎将羽林监任胜出为安定太守。数月,复出光姊婿给事中光禄大夫张朔为蜀郡太守,群孙婿中郎将王汉为武威太守。顷之,复徒光长女婿长乐卫尉邓广汉为少府。更以禹为大司马,冠小冠,亡(无)印绶,罢其右将军屯兵官属,特使禹官名与光俱大司马者。又收范明友度辽将军印缓,但为光禄勋。及光中女婿赵平为散骑骑都尉光禄大夫将屯兵,又收平骑都尉印缓。诸领胡越骑、羽林及两宫卫将屯兵,悉易以所亲信许、史子弟代之。

汉宣帝在听闻自己的原配许皇后是被霍氏暗中下毒杀害的消息后,与昌邑王(海昏侯)不同,而是选择了隐忍不发,一步一步有条不紊的将霍氏子弟明升官,暗夺权,渐渐将兵权把控到了自己手中。

四、放出流言

文:显及禹、山、云自见日侵削,数相对啼泣自怨。山曰:“今丞相用事,县官信之,尽变易大将军时法令,以公田赋与贫民,发扬大将军过失。又诸儒生多窭人子,远客饥寒,喜妄说狂言,不避忌讳,大将军常仇之,今陛下好与诸儒生语,人人自使书对事,多言我家者。尝有上书言大将军时主弱臣强,专制擅权,今其子孙用事,昆弟益骄恣,恐危宗庙,灾异数见(现),尽为是也。其言绝痛,山屏不奏其书。后上书者益黠,尽奏封事,辄下中书令出取之,不关尚书,益不信人。”显曰:“丞相数言我家,独无罪乎?”山曰:“丞相廉正,安得罪?我家昆弟诸婿多不谨。又闻民间喧言霍氏毒杀许皇后,宁有是邪?”显恐急,即具以实告山、云、禹。山、云、禹惊曰:“如是,何不早告禹等!县官离散斥逐诸婿,用是故也。此大事,诛罚不小,奈何?”于是始有邪谋矣。

“有些消息,不想让你知道你永远都不知道,所以说根本没有什么小道消息,小道都是大道。”等到诸事具备,汉宣帝已经为整场布局开始收网,随着“霍氏毒杀许皇后”的流言在民间扩散,后知后觉的霍家众人始知自己面临绝境,意欲谋反做殊死一搏。最终,霍氏这个在汉朝显赫一时的家族最后的癫狂中走上了覆灭的道路。

总结

文:初,霍氏奢侈,茂陵徐生曰:“霍氏必亡。夫奢则不逊,不逊必侮上。侮上者,逆道也,在人之右,众必害之。霍氏秉权日久,害之者多矣。天下害之,而又行以逆道,不亡何待!”——班固《汉书·霍光传》

班固在《汉书》中指出了霍氏家族所处的尴尬地位。于上,骄奢却不谦逊,使在你之上的人心里不舒服,同时又挡住了别人的上升之道,自己却不自觉,怎么会不灭亡呢?

太阳底下无新事。我们整个人类社会中最需要研究的是什么?人性!我们为什么要读历史?最重要的就是在其中学会对趋势的判断、大局的观察。

▲ 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

文:臣光曰:霍光之辅汉室,可谓忠矣;然卒不能庇其宗,何也?夫威福者,人君之器也。人臣执之,久而不归,鲜不及矣。以孝昭之明,十四而知上官桀之诈,固可以亲政矣,况孝宣十九即位,聪明刚毅,知民疾苦,而光久专大柄,不知避去,多置亲党,充塞朝廷,使人主蓄愤于上,吏民积怨于下,切齿侧目,待时而发,其得免于身幸矣,况子孙以骄侈趣之哉!虽然,向使孝宣专以禄秩赏赐富其子孙,使之食大县,奉朝请,亦足以报盛德矣;乃复任之以政,授之以兵,及事丛衅积,更加裁夺,遂至怨惧以生邪谋,岂徒霍氏之自祸哉?亦孝宣酝酿以成之也。昔椒作乱于楚,庄王灭其族而赦箴尹克黄,以为子文无后,何以劝善。夫以显、禹、云、山之罪,虽应夷灭,而光之忠勋不可不祀;遂使家无噍类,孝宣亦少恩哉!

司马光其实是一个秩序主义者。

我们不是活在一个人封闭的空间,当我在发挥自己的价值时,我们要思考自己是否妨碍到他人。

▲ 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

汉宣帝之所以成功,而昌邑王之所以失败,是因为汉宣帝比昌邑王(海昏侯)更会把握节奏,利用时间。

在《资治通鉴与现代管理启示高级研修》课程上,姜鹏老师倾囊传授,细心辅导,从历史事件衍生到风俗文化,从国学智慧讲解到人生哲学,最终都归结于现代管理的启示,为同学们总结出许多值得借鉴的经验与教训。至此,本次全国高校联盟《资治通鉴与现代管理启示高级研修课程》南昌站圆满落下了帷幕!